其他相关链接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公司新闻

【会议分享】中金资本韩涛:创新药行业的投资机会

发布时间:2020-03-16 来源: 浏览量:111    

每次危机都会带来巨大的变革,也给各行各业带来改变的契机。这次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的医疗服务、制药产业、疾控系统皆带来了重大考验,尤其是疾病长时间无对症特效药的局面,从客观上对我国创新药行业的研制既敲响了警钟,也注入了巨大的前进动能。

 

2月19日下午,厦门创投视频会议连线到了中金资本副总经理韩涛,聚焦“创新药行业的投资机会”这一主题进行直播分享。

 


韩涛:南京大学化学系本科、卡内基梅隆大学化学博士、长江商学院MBA。曾投资海南省肿瘤医院、博鳌超级医院、心医国际、全域医疗、叮当快药、智云健康、万魔声学和各类早期生物医药。兼任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投融资分会副秘书长,创办大健康投融资服务平台唯医会,服务于300家投资机构和上千家非公立医院及各类医疗企业。


以下为视频会议精选内容—— 

结合中金启德创新生物医药基金的投资思路,加上此次疫情对中国医药行业,尤其对创新药发展的倒逼,我拟了这样一个题目:科创x消费x政策x疫情——四维裂变催化中国创新医药投资。这四个维度是相乘的关系,一环扣一环,而疫情将成为中国创新医药投资等级跃升的重要催化剂。



第一篇  走进创新药


从以往的研究数据来看,最近几百年的传染病中,麻疹的传染性最高,禽流感的致死性最高,而此次新冠肺炎病毒的传染性和致死性处于相对中等的水平。那为什么这次疫情让大家感觉比当年的MERS和SARS还严重很多呢?因为这次病毒的传播效率和途径比较多元,危重症患者多,潜伏与变异又难以掌控,加上信息传播速度又极快,因此国家有限的医疗资源在短时间内受到了巨大挑战,对国民和社会造成的心理影响也不同以往。

那对医药行业有什么利好呢?第一,病毒学、流行病学、免疫学、临床医学在全国范围内得到前所未有的科普。第二,国民医疗保健和健康管理意识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在生物医药领域,尤其是在新药研发上,全社会热情不断升温。第四,行业正规化、企业头部化,专业细分化,产业完整性、接轨国际化被倒逼加速。这种种因素交织在一起,就会催化中国生物医药投资开始加速加量。

 

之所以是催化,是因为我们本就对新药有着巨大的需求。2019年,中国有1.1亿多确诊的糖尿病患者,1.2亿脂肪肝1.3亿的各种精神类疾病,3亿多的心脑血管疾病;还有接近500万的新发癌症,发病及死忙率均居主要国家第一,且主要癌种连续多年发病率持续攀升。

 

2019年,我们的预期寿命为77岁,比建国时期的36岁增长不少,但我们健康寿命仅为68岁,换句话说,人们在生命的最后9年将在疾病中度过。数据显示,中国2019年门诊量突破了83亿,住院人次为2.54亿。2019年,我国卫生总费用约占GDP的6%,与发达国家10%的均值相比,我国的卫生总费用仍有巨大增长空间;从人均卫生费用上看,中国仅为日本的1/6,美国的1/20,即使在“金砖五国”之中,也仅高于印度。

基于这种巨大的消费基数,我们认为医药产业的天花板很高,但是天花板很高的行业很多是有周期性的,而医药则不太具备周期,原因有三点一是人口老龄化2019年底60岁以上人口突破2.5亿,2030年中国老龄人口将超越美国人口。二是病种多元化,受生活习惯变化及环境影响,我国慢病发病率和亚健康率持续上升,由于患病周期的延长,医疗需求从“有病看病”变为持续消费支出,各类突发性疾病全面刺激预防性消费。第三是消费升级化,以医美整形和齿科眼科为代表各类升级型产品及服务在终端体现出极强的溢价能力,这造成了健康支出的持续上扬。

 

这种强劲的需求和无周期的属性,在资本市场上自然会带来比较优异的表现。过去十年大健康是股灾中走的最稳的,而生物医药指数则是新科技中涨幅最大的指数之一。过去12个月A股创新高及翻倍股里,健康板块都近半壁江山,恒瑞医药更是成为A股非公有制经济的第一市值。为什么恒瑞能够如此突出呢?因为它是比较少的具备较强创新药研发的中国公司。

 

那什么是医药的创新呢?

1960年,Nowell和Hungerford发现了一对染色体;1973年,Rowley发现Ph染色体是由于9号和22号染色体发生交换产生了基因融合,从而使人得白血病;又过了十年,Baltimore和Daley阐明了致病的机理;再过了十年,这个分子经Lydon、Druker、Sawyer成功合成;在2001年这个新药上市,上市当年,它登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

 

这个药叫“伊马替尼”(格列卫),就是《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中出现的一款药,它的研制经历了40年的周期,慢粒性白血病因为它变成了慢病,耐药性创了新低,打破了FDA审批时间的纪录,打开了小分子靶向药抗击癌症的新纪元,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创新药。

那么这个创新药带来多大动能呢?格列卫上市20年时间,累计销量已经超过550亿美元,在全球药物历史总销售额排行榜的第18位。而《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也成为唯一豆瓣9分+,票房30+的国产电影。在美国资本市场,创新药指数的涨幅远远高于以科技股为主导的纳斯达克指数,在所有主要科技板块中长时间位居前三。

 

那么与之相比,我们中国药企市值是什么情况呢?中国前十大药企的市值仅为全球同排名药企的1/10,观察这个差距,其中最大的部分来自于研发投入与销售收入的比值。我们的恒瑞医药2018年研发总投入26.7亿人民币,收入占比为15.33%,2019年预计更是猛增50%左右,所以他能站稳“境内市值一哥”;而百济神州2018年研发总投入近7亿美元,为收入的3.5倍,超越恒瑞成为国内研发投入最高的药企,因此它是中国药企“境外市值一哥”。在全球制药巨头中,我们发现市盈率最高的就是阿斯利康,为什么呢?因为阿斯利康的主要增长就在中国,刚刚发布的年报显示,阿斯利康中国区2019全年销售收入342亿人民币,是全球MNC的中国区第一,增速更是达到35%。


无论中国药企在本土或海外,还是跨国药企在中国,它们研发和创新都已经成为市值的生命线,这对比过去依靠销售为主导的医药行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的创新药行业红利被全球所接受,而中国新药的资本红利也逐渐被认可,那么中国创新药企的将会在创新力变现与高增速兑现考验中越发为世界所认可。


第二篇  改革与升级


但是创新药这么好的投资机会,过去是没有的,这是最近几年展现出来的。因为过去我们医药工商业体系与世界脱节比较多,我们的医药改革也经历了许多困难。但近年来的“两票制”、“4+7”带量采购、新医保目录、新药品管理法等一系列制度,确实从顶层接轨国际,从政策和监管角度全面推动了中国医药的创新发展。 

 

其直接结果就是,2019年,我们的进口新药审批数量、1.1类新药IND申报和获批都在创历史新高。中国药企赴美的ANDA数量,中国药企的10亿以上大品种销售,都再次刷新纪录。种种迹象表明,我们的“量”和“质”都在提升,中国制药的水平也逐步得到全球的认可。因此说,在政策、创新、消费、疫情这四种合力的不断联合驱动之下,中国生物医药的最佳投资窗口期就就加速到来了。


第三篇  最佳窗口期


当前的生物医药投资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区别是巨大的。一是生物医药是需要时间来体现长期价值的,而二级市场波动大操作频繁。二是二级市场真正的研发类创新药企是很稀缺的。三是当前仍在持续资本寒冬,头部的机构拥有强大的议价话语权。四是这个领域专业门槛高,只有少数人能够享受他的红利。

也正因为享受到了这种一二级市场的差异化的独特红利,中国新药投资才能在2018年以来的股权投资市场低迷的困境中,几乎是一枝独秀的持续上扬。而一级市场的繁荣就必须建立在良好的退出流动性上,创新药的退出最大问题就是时间太慢,制度上存在财务数字的门槛障碍。而港股18A政策和科创板第五套标准陆续退出,扫清了这个最后的障碍。我认为这是中国资本市场巨大的进步,更高效,更多元,更包容。而港股和科创板的新药企业也确实交出了优异的答卷。港股成为世界第二生物医药资本市场,而科创板的医药类企业排在所有板块第一,创造单日涨幅前两名的都来自于这个版块,又出现了一个又一个五套标准的创新药企。


这一切就发生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因此我们可以有这么一个结论:中国人民对更好更新的药消费需求在增长,国家的政策和监管在全力扶持创新来弥合我们的医药短板,更多的科学家和企业在加速创新生物技术的转化,资本市场也在为中国药企的融资和上市开辟通道,而疫情又深刻唤起了国民的医疗保健意识。这是中国创新药最好的时代,我们要做的是选择相信未来,不断学习,提升认知,用投资来去支持创新,变现认知边际,兑现创新红利。

 

 

》》交流互动环节——


 Q&A 

 

Q:如果要投创新药这个赛道,是投基金好还是投项目好?

A:创新药的投资在整个大健康里风险系数是比较高的,但是今天在中国做新药投资有几个特性:首先,中国的新药大多数“站在巨人肩膀”上升级改良创新,风险并没有欧美新药那么大;其次,中国新药这个行业在快速整合优胜劣汰,去伪存真的过程让泡沫逐渐破碎,也让估值逐步恢复正常。

从投资策略上来讲,第一,我们认为可参与头部基金,因为其有知名度、有业绩、回报率高,尤其是国资的出资对于GP的选取更是要谨慎;第二,对于政府引导基金等国资机构,除了看投资回报,更要看基金能否帮助本地产业升级转型、帮助企业实现后续的资本运作和持续发展,满足地方政府在产业布局和招商引资上的需求。那么投资策略也随之有变化,偏后期的医药企业,确定性强的、具备就业创造能力的、规模大的创新药企业,更适宜政府基金的出资。

 

Q:对未盈利创新药企业,普遍喜欢用DCF模型估值,但DCF模型很难对不同企业估值水平高低做横向比较;如果采用市值研发费用比这个指标进行估值,可靠性如何?

A: DCF模型是最为常用的,但是实际应用中其实参数比较复杂,而且我们一定是用最保守测算模型来去做。同时我们还需要很多比较和参照。之前我们用同类公司,现在科创板引入了市值研发费用这个指标,这是一个创新,因为我们的资本市场之前没有过没有利润甚至没有收入的公司上市,它的合理性需要时间来考量。但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因为它明确的告诉市场,市盈率并不是唯一考量药企的参数,投入研发和拥抱创新将被资本市场所接纳,甚至被投资者所追捧。这必将鼓励很多上市药企,提升自己的研发水平,改变自己的发展战略,进而自研或者收购一些优质的创新药,对于整个行业而言,是非常有利的。


 

》》中金资本


中金资本运营有限公司(简称:中金资本 CICC Capital) 是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 (简称:中金公司 CICC,3908.hk)旗下致力于成为一个拥有完善的中后台管理能力、强大的品牌影响力和出色的融资及投资能力的私募基金管理平台。 


中金资本于2017年3月6日正式成立,并于同年12月13日,取得了中国基金业协会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资格。中金资本作为中金公司唯一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业务平台,统一管理中金公司境内外私募投资基金业务。 


中金资本通过产品、行业、地区等多种维度,不断丰富产品、拓展业务范围。目前中金资本管理的基金类型涵盖政府引导基金、存量经济改革基金、美元母基金、美元股权投资基金、人民币股权投资基金、并购基金、海外基金等。截至2018年底,中金资本整体管理规模超过3000亿元。 


 中金资本将继续积极探索创新的投资领域和业务模式,打造全方位、多层次的股权投资能力,完善管理体系,提升品牌效应,为股东、投资人和投资对象创造良好的回报。 



》》厦门创投


       厦门创投成立于2011年12月30日,目标成为中国专业的母基金管理机构,打造在全国具有影响力的政府引导基金管理品牌。厦门创投受托管理厦门市产业投资基金,涵盖六大类型:厦门市产业引导基金、国家新兴产业创投计划参股基金、厦门市国企战略发展基金、厦门市海丝投资基金、厦门市现代服务业跟投基金、小微企业创新创业基地示范城市专项基金。

       厦门创投发起设立多只市场化投资基金,投资优秀GP管理的股权投资基金,并好中选优以跟投策略投资项目,构建不同投资策略组合,为投资人实现较低风险水平上的较高收益。截至2019年底,厦门创投直接、间接管理的各类基金共计59支,基金总规模近800亿元。

86-592-3502315

地址:厦门市思明区展鸿路82号厦门国际金融中心45层

传真:86-592-3502338

邮编:361008




Copyright © 2014 厦门金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闽ICP备14020142号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33231号 copyright (c) 2017 xiamen fig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